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818节 终章 ――旅途无尽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英雄之言推动命运之轮,空间与时间均被震颤.......

    尔后,无垠位面之战莅临。(800)

    世界的每一处都仿佛产生了波纹,短短的一瞬间,世界扭曲、波荡、弹反,潜藏在世界缝隙之中,默默猎食的怪物,那世界蚕食者们,也因此显露出了身影。

    在此刻,世界上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他们,在每一个角落,就那么显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那所有的人也都拿起了他们的武器,怒吼着、哭喊着、恐惧却不退缩的大叫着,向着那世界蚕食者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知道,因为那个英雄,他们都知道,如果选择了战斗之外的任何一个举动,他们身边的人都会消失...他们所在乎的人与物啊,都会一个接一个的从他们身边被夺走,蚕食其命运,而他们也会遗忘。

    而他们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泰尔费得、世界蚕食者们,他们从未想到这样的一场战争会降临到他们身上,在此之前,这些脆弱的生命们还如同板上之肉被他们宰割,可现在,他们的身体被各种武器撕碎,虽然这并不能杀死他们,但他们.......

    噢,没错,他们恐惧了。

    在次元与次元间的缝隙里...镜族最后的后裔正上演他一生中最伟大的表演,那最伟大的幻境。

    被时光遗忘的老者拉邦啊,奉献了自身,用他无数的命运脚印拖延泰尔费得的脚步,此时,他的故事正在消散,开头已然不见,可他的结局还未到来。

    因为幻境降临了,艾德伍德让泰尔费得看到了他们的胜利,虚假胜利,这是用他的鲜血编织成的幻境,而传送到次元之间更是撕裂了他的身体,可他在虚无中空踏着脚步,甚至是挣扎着,来到了他在世界上唯一的朋友...甚至说是最接近家人的存在边,然后他抓住了拉邦的衣领。

    被遗忘的老者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艾德伍德露出笑容...那传送阵再次开启,泰尔费得们刚刚摆脱幻境,而他们看到的,只是在这无尽虚空中的最后一丝闪光。他们震怒,然后便突然发现四周的空间震颤了起来......

    一个不知名世界的不知名山峰上,拉邦与艾德伍德出现,这是艾德伍德所能走到的最远之地,次元传送耗尽了他的魔法与生命...带着最后的笑容,他那破碎的身体化作了虚空之尘。

    被遗忘的老者掩面哭泣,就如同他以往失去了任何一个朋友之时一样,可这一次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时间依然没有找到他,他自己也迷失在了空间之中......但他还拥有命运。

    命运是可以轮转的。

    而回到世界的中心,一切似乎停止,如同最不可言喻的水彩画、画面上满是战斗的痕迹,那画面还飞旋流转,最后来到了我的眼前——进入了我的眼里。

    我挥动大剑,让另一只泰尔费得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这似乎是最后的一根稻草,因为在此之后,世界上、位面上、无尽的虚空里,所有的所有的泰尔费得一同尖叫,发出了恐惧的嘶嚎。

    然后,他们逃走了,逃到了最远最远的地方,永远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幅运转的画面继续映照在我的眼里,我几乎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......我们,还存在?”

    看来就是如此了,那也意味着,这无垠位面之战啊,胜利属于我们——属于这世界上的每个存在,属于这个世界本身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世界上,位面里,能够发出声音的生命欢呼不断,不能发出声音的物体也散播了他们的喜悦,因为一切依然存在,世界蚕食者被世界的守护者所击败。

    我和同伴们拥抱着,大声的欢呼着,这便是我们的快乐大结局了。

    ......这是你与我与所有人的快乐大结局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的。

    可是真实还隐藏在其背后...不,我们的结局应该是“他们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了下去”啊,对吗?你同意吗?这是我们应得的啊。

    你还有选择,闭上眼睛,让快乐的结局留在你眼里,而不去窥视真实,你还有选择。

    我多么希望我也有?

    可我在世界的欢呼之间看到了一个身影,极致之黑、毫无生气、似乎把世界边的一切都染上他的颜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噢、噢,死神啊......

    死神沉默、死神无声,他只是来到了我的眼前,然后将死神之触印于我的额上。800

    他并没有带走我的灵魂,可他让我的灵魂真正战栗了——因为死神之触给了我一幅幅别的画面。

    逃走的泰尔费得,牙齿被击碎的泰尔费得,可他们没有放弃,他们选择了最终的反击,他们......来到了混沌之心。

    那才是世界真正的中心吧?我被击碎的喜悦与自负之心如此告诉我,没错,那是一切汇聚之地,一切依然结束、一切正在发生、一切还未开始之地,那是混沌之心。

    而泰尔费得们将自己投入了混沌之心,一个接一个的,他们跳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我问死神。

    “这代表他们将要与混沌之心一同毁灭,吞噬混沌之心,让世界上的一切与他们自己一同毁灭消失。”

    死神回答了我。

    那是超越死亡的终结。

    这一次,死神问了我一个问题:

    “现在,你知道死亡的真谛了吗?”

    我微微张开嘴唇,不知如何去回答,依然,不知如何去回答,但我最后说: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,没人真正的知道,因为死亡并非一切,我也不明白我自己的存在意义,但是,这里有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远远可怕于死亡...那是从未存在过,那是虚无,那是在开始之前的终结。

    然后,另一幅画面来到了我的眼前——那是死神,他找到了艾德伍德,将死神之触也印在了他的头上,艾德伍德又找到了拉邦,将命运带回给了拉邦。

    这是绝望之中的一丝光芒,死土上的一片花瓣。

    我突然也知道了如何去做。

    也许是死神告诉我的,也许是世界告诉我的,也许是我自己的最终使命——我想,我必须也投入混沌之心中,被撕裂,被分解成无数碎片,然后最后的阻止泰尔费得。

    我突然明白了在那个预言魔法中我看到的一切。那的确是我的未来吧,我的最后命运。

    但在此之前......

    我看向了我的同伴,所有我深爱着的人们,并不是我的每一位友人都在此,但他们...他们是我还未道别过的。

    最后的告别。

    我的同伴们、爱着的人们,仿佛知道了我将要怎么去做——死神也告诉了他们即将发生的事情,他们从我的表情上读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永远也不可能会允许我去做,可那是我必须去做的,他们清楚的知道,唯一阻止他们按住我不让我走的理由便是我必须去做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我不能让世界消失。

    那么,让这最后的道别开始吧——

    “阿加雷斯,沉默之容、荣誉之心,这世界无法得到你的更多话语,可是我看得到你的荣誉。没人能夺走它...让他闪耀,好吗?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...汝言即吾命。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范伦铁恩·强壮者...好老范,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矮人——别让哪怕任何东西改变你。不要改变。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、老板......杨寒!好,好!俺绝不变,俺......回头见,老板,回头见。”

    “汉特,哪怕和你在一起喝一万次酒也不会足够,哪怕和你在一起杀死一万个坏蛋也不会足够,但是宴席终有散,我想,今天晚上我该早些回去了。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...留下我一个人孤独的喝闷酒吗?哼嗯...有些伤口,是哪怕酒也堵不上的啊。不过,唯一能让我安慰的是......我想我会再见到你,在我生命的终结,我会也跳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蒂莉亚?你是最适合老范的,照顾好他......他也许不会是最称职的老公,但他绝对是最爱你的矮人。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而你是他最好的朋友。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维罗妮卡...我只想拜托你一件事,和我道别,但别和我道歉,好吗?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呜......呜呜呜呜——再见!!我、我没有说...我第一次,没有说那句话——杨寒、谢、谢谢。谢谢你.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