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邓易(中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邓易终于回忆起来,幼年时偶尔撞见父亲与表哥谷俨在房内争执,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时,是他头一次见到自己的未婚妻的那晚。

    那个封号宁颐的郡主秋曳澜,在那天白昼大大得罪了谷俨——她拒绝了谷俨的引诱,还勾引江半朝家的嫡孙江崖霜,在谷太后的甘泉宫内,硬生生把谷俨打了个鼻青脸肿不说,事情闹到谷太后与江皇后跟前时,言辞犀利的江皇后还幸灾乐祸的数落谷俨:“算起来他比十九长了十来岁年纪,居然动了兵刃还被手无寸铁的十九打了!这种废物,真不知道广阳王府还留他干嘛?要生在我们江家,早就打发出去自生自灭了!偏在谷家还当个宝贝,居然做了世子——谷家其他男嗣都死光了,还是个个比他还要废物?!”

    邓易还是第一次看到谷俨那么失态——他毫无权门贵公子的气度,歇斯底里的咆哮着:“那个小贱人!她必须死!!!”

    谷太后嫡亲侄孙、广阳王世子的要求被迅速执行下去。

    邓易也属于执行者之一。

    地点是在甘醴宫。

    人迹罕至,而且还能顺手栽赃隐世多年的叶太后,彻底除了这个谷太后的心头大患。

    但邓易估计先行一步的侍卫已经把那对娇滴滴的主仆宰了之后,漫不经心的推门而入时,下场却是他被制住,要不是反应快,估计会跟那两个侍卫一样,被顺手料理了!

    他绞尽脑汁的说服了秋曳澜放他一马,为此不惜在言语中透露了些许自己这些年来早已不堪受辱、迫不及待想要脱离谷俨,对于背叛谷家毫无压力而且求之不得的意思。

    果然秋曳澜相信了他。

    实际上,那时候他心里根本不是这么想的……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喜欢女子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谷俨的引导,或者更因为他的母亲。

    那位娇柔美丽的谷夫人,总能够轻易的引起男子的保护欲。

    可这是站在男人的角度去看她。

    站在儿子的角度。

    说邓易一辈子毁在她手里,或者过于苛责了。

    但当年她若是不在丈夫过世之后,无力管束下人也无力打理产业,没有选择去学,而是选择求助娘家容自己带着儿子回王府去投奔……兴许邓易的命运能够有所不同?

    总之,邓易心里对于软弱无知的母亲其实一直很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女子莫非都是这样叫人头疼的吗?”这个念头产生之后,他对女子的兴趣就淡了。不但淡,而且很不耐烦跟她们打交道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他开始欣赏那些果断利落、给人以保护、强健、安全感的同性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和表哥谷俨的关系,他其实远不如外人想的那么抗拒与厌烦。

    他最初的冷漠,只是听多了对于他们表兄弟之间关系的议论,又不擅长也没那么多精力去一一驳斥,索性扮出冷漠寡言、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,慑于谷俨的权势,敢当着他面说三道四的声音,果然少了。

    因此那个除夕的夜晚,他擦着冷汗离开甘醴宫时,满心想的是:“一定要告诉表哥,早日除掉这秋氏!这么肆无忌惮的人,幸亏她今日露了馅!不然当真嫁给了我,岂不是我活不过新婚夜?!这女子满身戾气,到底是什么来路……不!不管她是什么来路,表哥说的没错,此女必除!必除!!!”

    自幼养尊处优的少年,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血腥的场面——尤其是其中一名侍卫,被一只簪子从眼珠直接插入后脑致死,他死后,还完好的那只眼珠几乎瞪出了眼眶,那样的森然与恐怖!

    而才杀完人的秋曳澜却冷静到若无其事,这样的对比,让邓易在估计已经离开她视线之后,简直是连滚带爬的逃走的!

    “太可怕了!”单薄秀美的少年在寂静的宫城里疯狂的跑向灯火通明的前殿——饱受惊吓的他迫切需要光明与人群的安慰。

    只是跑到一半,他猛然站住!

    记忆之中,他好像看见过类似的画面!

    一样的风如刀夜如墨;一样的僻静无人;一样的……血泊?

    血泊?!

    怎么可能?!

    今晚是他平生见过最恐怖的场景,那个宁颐郡主她简直不是人,她……等等!

    血……泊?

    邓易面色苍白,扶着宫墙慢慢滑倒——天旋地转的晕眩中,他头痛欲裂。

    潮水般的黑暗扑面而来之后,丢失的记忆却不期然的浮现——

    “父亲!”还是幼.童的他不解又惊慌的跑向男子,直到被他抱起后才松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下一刻,那双给予他无限温暖与安全的手,蓦然把他变抱为拎,狠狠的砸向地面!
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