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五十一章 回来了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肉串儿瞪着大眼睛,嘴里发出“啊”一声,看着照片里的人。

    他还太小,根本听不懂段小猫在说什么,很快,肉串儿就转过脸去,用小手拍了拍她的脸颊,咧着嘴巴,淌着口水,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段小猫看着儿子笑得那么开心,一个没忍住,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,一哭一笑。

    “肉串儿乖乖的,一定要让爸爸平安回来,你还没见过他呢,他也不知道你的存在。要是他真的出事,你们父子俩这辈子就再也无缘相见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哽咽着,一把抱紧儿子。

    得知战家的人居然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医院,段羡臣气得暴跳如雷,当即破口大骂:“亏我还信了他们的鬼话!结果呢,居然连人都跑了!”

    一旁的汪白露劝道:“消消气,会不会是战睿琛有消息了,他们急着赶过去?”

    “有个屁!我天天盯着新闻,我怎么不知道有消息了?再说了,就算真的是这样,难道连打个电话,留个口信儿的时间都没有吗?我看,就是姓战的那个老畜生临阵脱逃了,不想给我们家肉串儿捐肝,索性就跑了!”

    他气哼哼地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捐是情分,不捐也有道理,他比你年纪还大,听说年轻的时候又生过大病,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。爸,你也别生气了,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……”

    段小猫倒了一杯水,递到他的手上,口中轻声劝着。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道理?要我说,应该捐,必须捐,那是他的亲孙子!”

    因为生气,段羡臣也变得蛮不讲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你替我劝劝我爸,我现在真的不想和他吵吵。”

    段小猫无奈地在旁边坐了下来,用手揉了揉酸痛的眉心,她现在就像是一条拉得太长的弹簧,很有可能再也恢复不了原样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生气归生气,别把火撒到女儿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汪白露暗暗地拧了一把段羡臣的手臂,有些埋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。算了算了,我不说话了。这样吧,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,我要给战行川打一个电话,你跟我出来,等我骂完他,换你接着骂,走!”

    看出段小猫的心情不好,段羡臣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安慰她,只能给她一个单独的空间。

    所以,他拉着汪白露,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肉串儿的病房。

    等到病房重归安静,段小猫才发现,自己的手一直在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勉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又习惯性地从随身的手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药瓶,倒了两粒药,塞进嘴里,喝水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段小猫犹豫了一下,重新拧开药瓶,再次吃了两粒。

    大概是连续吃了几天之后,体内产生了一定的抗药性,昨天晚上,她吃了两粒,还是半天没有睡着。

    如果一粒都不吃的话,她就更不可能睡着了。

    躺在沙发上,段小猫随手把药瓶放到一旁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一股大力忽然将沉睡中的段小猫给惊醒了,她感到肩头疼得厉害,只好吃力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有人正在俯视着她,挡住了全部光线。

    段小猫艰难地眯着眼睛,等到好不容易看清那人的脸,她才扬了扬嘴角,喃喃自语道:“我终于梦到你了……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已经如炸雷一般响了起来:“你不是很有本事吗?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离了谁都能活吗?那你为什么要自杀!”

    说完,不等段小猫回过神来,一身肃杀之气的男人已经回过头去,向外面大声喊道:“来人,来人啊!医生,医生!这里有人自杀,她吃了安眠药!”

    战睿琛一把将段小猫打横抱起,想要带她去洗胃。可惜,他自己身上的伤还没好,正虚弱得厉害,随着他双腿一软,两个人结结实实地摔在了地上,滚作一团。

    后脑勺和背脊等多处传来钝痛,令段小猫痛苦地低吟出声。

    但是,疼痛驱走了睡意,也令她清醒过来——这不是在做梦!

    做梦的话,不会有这么真实的痛感啊!

    她伸出两只手,用力地推了一下身边的男人,感受到了从他身上传来的体温。

    热的!

    段小猫猛地打了一个哆嗦!

    借着不太明亮的光线,她终于看清楚了,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,正是战睿琛本人无误!

    不是鬼,是人,也不是做梦,是真的!

    她一骨碌坐起来,呆呆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战睿琛的脸上有着多处明显的伤痕,整个人也瘦了一大圈,露在外面的手臂上,还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纱布,身上正在散发出一股浓郁的消毒药水味儿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没死……”
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