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三十五章 尘世间新人换旧人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等陈怜下去之后,老人又开始闭眼养神,大约盏茶功夫后,听到旁边有几声轻微的咳嗽声,这才睁开眼,有些恼意的看着身边人,“怎么来了也不叫醒寡人。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谢长亭反而歉意一笑说道:“昨天回城的,回府的时候有些晚,就没来君上这里,刚才听宦官说君上在谈事,不敢打扰,没想到还是惊扰了君上。”一边说着,谢长亭一边给老人斟倒茶水。

    老人坐起身子,捧起茶水润了润嗓子,开腔说道:“之前寡人给怜儿看了推恩法。谢长亭,你跟寡人说实话,这法令下去,你有没有把握让北齐有南下的资本。”

    谢长亭摇了摇头。“君上,不瞒你说,回首之前三千年,每个朝廷只有内耗最严重的时候便是长幼之争,而大秦除却奋六世之余烈之外,从未出现过长幼夺位的局面,这是大秦的底气,也是大秦三百年积攒下来的气运。三百年气运,才有一统,君上要北齐二十年内南下,臣如何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老人像是第一次见到谢长亭一般,突然乐呵说道:“可还记得当初先生在北齐朝廷上指点江山,说燕主小气,夺尺寸之地便沾沾自喜,还说赵主性烈,治下无谋臣,不堪一计,犹记当初有人说先生在燕国朝廷上不仅被重用,还被挂上窃财之名,才有如此说法,当时先生说燕国送先生窃财之名,有朝一日,若是有机会,必定窃国以报之。

    这话声音不大,可是将整个北齐的朝堂都给震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明显兴致很高,意犹未尽说道:“整个朝廷包括当时的寡人,都觉得是先生疯了。没想到到了最后,燕国的版图竟然真的纳入了北齐,那一会,寡人就知道先生不是常人。”

    谢长亭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“君上折煞微臣了,要知道当初,臣辗转燕赵最后都如同丧家之犬被驱离出境,就连见君上的时候,不也是狼狈不堪,不成人样。”

    老人指了指谢长亭,笑着摇头。“如今你呀,世道多了。”

    谢长亭沏好了茶,坐在一旁,感概说道:“君上说笑了,这可不是世道,而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所以选择退一步,以前年岁小,觉得吧,身无一物,就只想着往前面走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现在不一样,得君上赏识,得掌北齐相位,君上将家大业大的北齐交给我,万事总得考究好,这就像君上下棋,到了官子阶段,总归是要稳一点。不然满盘皆输太可惜。”

    老人往后一躺,闭着眼说道:“以前的先生,可说不出这么一番话。先生是否对二十年前的事是否还愤懑于心?”

    谢长亭没来得及开口,老人摆了摆手,却像是不经意间说出了让周彦歆心心念念想知道的东西,:“二十年前,整个北齐朝廷就先生一人支持南下。但寡人最后还是没同意,有人说寡人不同意南下,是忌惮先生,其实不是。说起来,寡人也是与先生一般,不敢赌,想着北齐已经有南下的实力,但徐暄在燕城,这就是个变数。再者先生不也说,得五寸,退两寸,尚有三寸,此谓蚕食。后来想明白了,蚕食只是为了在大争之世不让诸国忌惮,而二十年前的天下,就只有西夏北齐,再无诸国,能得五寸就要死死咬住这五寸,才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人又偷偷看了一眼谢长亭的脸色,只是依旧看不出什么波澜,而后者像是没有觉察到前者的动作,添完茶后,便双手拢袖,望着湖面轻声说道:“不愤懑。”说着,突然又笑出声来,看着陈秀说道:“君上,要是真有怨气,也就不会有这么一份推恩令了。”

    陈秀闻言也是笑出声来,可随后叹气说道:“也是,是寡人多念了。先生有大功于朝,早年为了北齐得罪满朝文武,到了晚年,还要得罪满国清贵,让寡人心

    敬,但北齐有负先生啊!”

    谢长亭摇了摇头。“君上勿要多想,长亭来北齐,一为名,二为利,如今名利皆收,这就像市井交易,我给了君上想要的,君上给了长亭想要的,自然就两不亏欠了。”

    陈秀睁开眼,脸颊抖动,之前陈怜起誓死效北齐的时候前者都没有如此激动,待平复心情之后,感慨说道:“先生大才。”

    谢长亭谦虚说道:“大才不是臣,是如今的长史。”

    陈秀疑惑的哦了一声,用手敲了敲桌子说道:“就是你门上的长史?倒是听说过,原来西夏尚书的儿子,如今在你门上任长史位置,来了半年。也没瞧见有多少锋芒。先生会不会高看了。”

    谢长亭轻轻一笑,回应说道:“纳兰天下在西夏二十年,真要论功建树,世上人能说出几分?但要说纳兰在西夏二十年无功,谁都会把说这话的人当疯子。善战者无赫赫之功,善医者无煌煌之名。臣不是良医,他才是。”

    老人闻言,兴致突然来了,往前凑了凑身子,双手相互摩挲,指节上的老茧沙沙作响,良久之后说道:“他能比肩西夏的纳兰天下?”

    谢长亭实诚说道:“不好说,但眼下来看,有机会。他和纳兰一般,都是堂堂正正的读书人,跟我们这般求名求利的市侩人不同,他掌权,可以给鲁地的士子一个信号,北齐要用读书人。这一点徐暄比我看的远,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,到如今士子北上,这些人才是朝廷的支柱,武将能夺城,能守地,但要论安民,还得要士子,所以二十年的眼光布局,让西夏如今有了北上的实力,但北齐不是没有机会,晚一步不是没有追的可能,鲁地是士子圣地,五千年前的稷下学宫,到如今的翰林士院。

    读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