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四百三十九章 长安新贵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就此过了旬日,长安城的天开始愈加寒冷,就连天色,也是污沉一片,夜间大雪,白日偶尔还有小雪,城内行人袅袅,倒是各家各户的都在院子里忙碌不停,有些已经换上了新联和桃符,卫月本来想招呼下人动手,倒是被老妇人制止了,说这些事还得等徐江南回来才成,卫月这才言笑晏晏的就此搁置,不过倒是偷偷换了两个大红灯笼,说之前灯笼纸上的唐字已经蒙了尘,瞧不真切了,换个新的,免得徐江南回来的时候找不到太公府邸。

    闲下来的时候就容易念人,那种情态并不好受,所以卫月多多少少要找点事做,今日算好,大半个月的阴沉总算换来了点曙光,大清早的阳光就驱散了雾气,原本院里的寒霜至少得午后才能化成水珠,如今清早就悬在枝叶间了,寒霜化的早,早间就愈加寒冷,卫月给老妇人请安之后本想寻着点事情做,都到年关了,手下的人卫月也不好太多要求,再者所有人都窝在家里等着新春,一行人在外地跑着,反而受人注目,所以接近年关的时候,卫月也没发号施令,也由着这些手下自由发挥,过个好年。

    卫月陪着老妇人喝了碗粥,老妇人想到院子里坐坐,卫月本想劝阻,毕竟早间寒气重,但拗不过老人,说大半个月没见着太阳了,好不容易有太阳不晒晒,身上难受,卫月这才陪同老人去后院,顺带还招呼两个姑娘将被褥都拿出来晒晒。

    到了后院,卫月扶着老妇人躺在背着阳光的地方,又用毯子遮盖,如此一来,不刺眼,也能晒着太阳。

    老妇人心满意足之后,安详开腔说道:“听说最近宫里面出了件大事,也不知道是什么,老头子这几日大清早就进了宫,问他呢,他也不说。

    不过宫中的赏赐倒是越来越频繁了。诶,说到这个,老身倒是想起来这几日宫里的赏赐倒是有些奇怪,虽然还是些金银玉石,但什么长命锁,银环之内的怎么看都像小娃娃的东西。

    难不成这君上也盼着徐家有后?”老妇人摇着头思索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是,你看徐暄多厉害,西夏那么不起眼的地方能走到现在这一步,徐暄可立了大功,如今呀,听人说青城山那位年轻掌教算了一卦,辽金一事,还得我孙儿来解。

    这说明啥?说明徐家才是西夏的福佑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一边说着一边眉开眼笑,倒是卫月眉眼不展,不过一旦老妇人将眼神归到她身上的时候,她又换了一副言笑面孔,几次数番之后,老人忍不住说道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卫月听闻这话,要是放两年前,卫月可能事无巨细就开了口,如今想了想,却是摇了摇头说道:“近日传来消息,听闻二叔北上去了。也不知道这年关将近,有什么事这么紧急,年关都闲不下来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瞥了一眼卫月,虽然瞧出来卫月有些言不由衷,却还是顺着话笑道:“这倒也是,什么事偏偏要急这么一时,有些个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卫月有些惊异老妇人的态度,待瞧见后者的神情,顿时脸如烟云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倒是这时远处院落里传来丫头的嬉笑声音。

    卫月抬头倒是有些羞恼说道:“我去让她们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赶忙拉住卫月的手,哀叹说道:“热闹一点好,有生气,早些年在西蜀,老身跟老头子想听到点其余的声音都听不到,成日跟白烛打交道,老头子也是,平日注经写书,到了夜间,也会去祠堂看看,以前老身也会跟他闹,后来就不闹了。他也就是嘴硬,说出来不怕你笑话,老身多次见到他半夜起身去祠堂呆着,一呆就一宿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想到这番话语似乎说过,老妇人又是歉意一笑,将卫月拉到跟前,轻声说道:“老头子现在一把年纪,当初有个姓牧的过来,说是让老头子重新回到朝廷,老头子本来也是不应的,但是姓牧的说小徐子要和朝廷打交道,老头子就沉默了,徐唐两家,现在就这么一根独苗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老头子将嫤儿拦在

    门外,就隔着门,嫤儿在外面大着肚子跪了一宿,老头子在门口坐了一宿,就是心口堵一口气,后来嫤儿不见了,老头子将城里找了个底朝天,就是不敢去看井口。生怕一尸两命。

    直到听人说嫤儿去了卫城,找到了卫家,老头子这才心安了点,吃苦也好,受累也罢,好歹还活着!”

    老妇人说到这里,叹了口气,尔后想到卫月似乎就是卫家的人,又看到卫月脸上的惊异神色,用手抹了把眼泪,强颜欢笑说到:“也对,这事发生的时候,你还没出生,自然也不清楚,我料着呀,小徐子就算知道了也不见得会与你说,男人嘛,什么事都喜欢往心里藏,他不想说,张口去问也问不出所以然,一来二去的也就不想问了。

    老头子一直认为自己欠着他的,嫤儿去卫城的时候,老头子就上过折子,朝廷明面上什么也没说,但暗地却是给了唐家一封旨意,宣孟之忠。”

    卫月一脸狐疑,却是顺口接了过去:“宣孟之忠?”

    老妇人亲切的拉着卫月的手,故意将卫月的身子拉近一点,似乎是怕院外吵闹的丫鬟听了过去。“对,宣孟之忠,老身也不懂,但老头子一眼就明白了,说是宣孟之忠而无后。”老妇人吸了口气,撇了一眼卫月说道:“徐暄死了之后,嫤儿腹中的胎儿断然没有存活的理由,老头子说,朝廷求安稳,这个子嗣呀,本身就是不安稳,如若说是个女儿身还好,但要是男儿身,又知道自己父亲死在朝廷的手里,总归是个心结,朝廷不怕这个心结,但也不会仁慈到任由这个心结存在,毕竟徐暄在军中威望甚重。”

    老妇人笑了笑,满脸无奈,两眼也是游离,“但这事嫤儿怎么也不点头。徐暄人没了,要给徐家留个血脉,这事其实老头子和我早有预感,第一次求老头子,是活两条命,也只有老头子有机会跟朝廷谈谈,去求卫家,就是想让胎儿活下去。

    老头子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