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41|140.139.138.137.136.1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不行!你放开我。”闻青抗议。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。”

    “纪彦均,你他妈的混蛋!”

    “对,我认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纪彦均身型高大,时常搬货、打架,本就健硕的身材,更加结实有力,打横将闻青抱起来,闻青完全挣脱不了。

    “累吗?”纪彦均将她抱进房间后,低头问。

    闻青气的趴在他手臂上就咬。

    “别咬,别咬。”

    闻青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“多累牙啊。”纪彦均笑着说。

    闻青一愣,松开看他麦色手臂上一排深深的牙印,她是下了狠劲地去咬的,几个较深的齿窝,透着细细的血丝,她再用力一点,肯定咬出血了,她心头一恸,趴在他怀里哭起来。

    纪彦均吓了一跳,连忙坐在床上,将她抱坐在腿上问:“青青,青青,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闻青一迳地哭,不抬头。

    纪彦均几次试图抬起她的脸,她都避过去,紧紧趴在他胸膛上。

    “累的?”纪彦均摸着她的头发问。

    闻青哭。

    “饿的?”

    闻青继续哭。

    “渴的?”

    闻青还哭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别哭了,有什么话和我说说看。”纪彦均说。

    等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你每次都摆脸色给我看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?”纪彦均问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就有。”闻青抬起头,泪眼朦胧地控诉纪彦均:“你今天不但冲我摆脸色,还冲我发火,跟我吵架,凭什么都说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纪彦均笑。

    “你笑个鬼!”

    纪彦均温和笑出声,双手捧着她的脸:“对,你说什么都对,不哭了,行吧?”

    闻青不理他。

    纪彦均捧着她的脸,用大拇指给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疼。”闻青喊。

    纪彦均大拇指指腹上,有一层薄薄的茧,蹭在皮肤上,确实疼,纪彦均笑了笑:“你可真嫩。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纪彦均捧着她的脸,就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二人不是第一次亲嘴,纪彦均头几次亲她时,动作还有些生熟,吸她嘴唇、舌头吸的疼,如今驾驭的相当熟悉,不一会儿就亲的闻青气喘吁吁,身子、性子都软下来。

    他一手搂着她的腰,一手把玩着她的手指,问:“在院外蹲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进来?”

    “走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累,我给你捏捏?”

    “不让你捏,我饿了。”闻青说。

    “行,你坐着,我去下水饺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纪彦均把闻青放下,出了房间,走出院门,将刚才在代销店买的零嘴和苹果拎回来,让闻青先垫垫肚子,然后到小食堂里的冰箱里,翻出一板水饺,下了两碗与闻青做晚饭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两人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一个坐在床上低头,一个坐在凳子上低着头。

    纪彦均坐在凳子上,酝酿一会儿,侧首问:“还回吗?”

    “回。”闻青小声答。

    “天黑透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车子没油,跑不远。”纪彦均说。

    闻青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晚上就在这儿睡吧。”纪彦均说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睡刚子房。”闻青问。

    纪彦均回答:“刚子把钥匙带走了,我打地铺。”

    闻青看向窗外,窗外明亮的月亮,躲进浓重的乌云里,似乎要下雨的样子,待他再转头时,纪彦均端了一大盆热水回来说:“在这儿将就洗个澡吧,反正……你也有衣裳在我这儿。”他指了指旁边的槐木衣柜说:“都在最里面的柜子里,洗好了喊我,我来把洗澡水倒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闻青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纪彦均拿了换洗衣裳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闻青走到衣柜前,见衣柜里整整齐齐叠放着自己的衣裳,比她自己叠的那平整,心里说不出来的甜蜜,她捡了两件衣裳,把房里灯关了,抹黑洗澡。

    等她洗好,穿好衣裳,把灯拉亮,才说了句:“好了。”

    纪彦均早已洗好,进来把水倒了,把闻青换下的衣裳也洗了,然后才进房间打地铺,睡床下。

    闻青全程坐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不睡?”纪彦均看向她问。

    闻青立刻躺下,用薄薄的毯子,把自己从头盖到脚。

    纪彦均笑:“别把自己闷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事。”闻青在毯子里说。

    “这气还没消呢?”纪彦均说着,站起来,走到门口,拉着灯绳,把灯拉灭,房瞬间一片漆黑,他躺在地铺上。

    闻青把闷在头上的毯子拿掉,半晌后不见纪彦均有所动静问:“彦均,你睡了吗?”

 &nb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