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29、搭救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锦婕妤这人实在低调,她跟在万岁最久,受到的冷落最多,眼看着比她晚进宫的皇后、雁妃、洛妃,武贵妃等,不是加了封号,就是蒙受恩宠,唯独这位锦婕妤默默无闻许多年,要不是她今日这番话,槐嬷嬷都未必想得起锦婕妤的出身。

    锦婕妤并非选秀的官女子,而是宫中的奴婢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在元后身边做个不入流的小宫女,因为相貌还算清秀端正,被皇上宠幸了一夜。元后秉性善良,皇上虽早把这个小宫女忘到脑后,元后娘娘却没借势作践她。反而让她每日不用在做活儿,一心一意养护身体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锦婕妤的福气,那一夜的恩宠,她便怀了身孕。

    彼时,元后刚刚生下文皇子,耗费了大量体力心力,宫中新晋的美人佳丽又风头鼎盛,元后便恳请皇上为锦婕妤赐封封号。

    那会儿皇上的子嗣单薄,闻听有人怀孕,岂有不欢喜的道理,不但加封了美人,更对元后心生感激,夫妻俩感情一时和睦无人能加塞进来。

    就在胎儿快满三个月的时候,锦婕妤忽然小产,更被人陷害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她便没丢进了乐芳轩,虽然衣食无忧,但终究一年也难见皇帝一面,是彻彻底底的成了失宠的人。

    槐嬷嬷平日和这个锦婕妤没什么往来,听对方如此感激自己,忙的连连推诿:“可不敢当娘娘这话,都是奴婢该做的。奴婢今日来是想问问......娘娘宫里的人,白天里可否看见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儿?”

    锦婕妤屏退四周,只留下两个心腹,悄声对槐嬷嬷道:“奇怪的事儿没瞧见,奇怪的人倒是撞见一个。今日是我那母亲的忌日,每逢此,我便会在清晨去游碧潭放生,以便祈求祷告。谁想好端端看见岸上趴着个人,挪步上前一瞧......”

    槐嬷嬷捏着衣襟下摆,呼吸急促:“娘娘看见了谁?”

    “嗨!倒是我眼拙看错了!”锦婕妤莞尔一笑:“原来是件羊皮坎肩,湿漉漉的,冷不防倒像是个人趴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花缘一裂小嘴儿,包子脸一挤,立时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花镜又急又怕,赶紧上前捂住她的嘴,不知所措的看向槐嬷嬷。

    锦婕妤能说到羊皮坎肩,肯定错不了。

    人是一定落了水。

    太液池里养着上万条观赏锦鲤,又有水鸭子,天鹅,鸳鸯的鸟类,一口一口撕肉吃,郑姐姐也难逃尸骨全无的下场!

    锦婕妤忙关切道:“这是怎么了?小姑娘哭的好不伤心?”

    槐嬷嬷眼泪汪汪道:“实话不瞒娘娘,郑书女她,她怕是凶多吉少!”

    “郑书女?就是皇后身边那个顶顶能干的小姑娘?”

    见槐嬷嬷点头,锦婕妤不禁长叹道:“我远远见过她两次,很是爽利,颇有当年元后的风采,可惜......这怎么好人就不长命,坏人偏要活千年呢?怎么,槐嬷嬷和这个郑书女关系极好?”

    槐嬷嬷隐约觉得锦婕妤说话的语气不像是一点情况不知的人。

    自己在试探锦婕妤,锦婕妤何尝又不是在试探她?

    槐嬷嬷便唉声叹气起来:“从郑书女一进宫那天起就跟在奴婢身边学规矩。奴婢拿她当半个孙女看待,娘娘您说,她出了事儿,奴婢岂有不着急的道理?”

    锦婕妤目光不明的盯着槐嬷嬷许久:“若我向槐嬷嬷透漏些有用的消息,槐嬷嬷可愿为这个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郑书女铤而走险?”

    “若能救郑书女一名,老奴这把贱骨头又有什么怜惜的?娘娘只管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锦婕妤忽然流露出焦躁与不安,话也不说一句,只绕着屋子打转,走了三四圈,把槐嬷嬷和花缘等绕的头晕目眩,脑袋迷迷糊糊时,锦婕妤才徐徐开口:

    “早起我带着宫女往游碧潭去时,意外看见一个人往浮桥那里去。因为对方是男子,我不便再前行,所以刻意落后了百余步。不久就看见那羊皮坎肩飘在水面上......”

    槐嬷嬷心弦一震:“娘娘看见的男子是谁?”

    “认不得是哪一个,可看他身着千牛卫的服饰,并不是禁卫军穿着。”锦婕妤盯着槐嬷嬷的脸色许久:“不过我想,能在后宫行走的千牛卫,不是皇上的心腹,就是皇后的左膀右臂。嬷嬷以为,两边谁会害郑书女呢?”

    若一般人,肯定下意识觉得这是皇上的手笔,而槐嬷嬷深谙皇后作风,八成敢肯定,预谋叫郑离落水的是皇后无疑。

    “老奴多谢娘娘的提点,我这就去求皇上,请皇上派人打捞郑书女的尸首。”槐嬷嬷擦了擦眼角,正色道:“老奴性命虽然微贱,也好歹也管着新安苑这些年,没道理叫那些跟随过奴婢的女孩儿们一个个枉死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槐嬷嬷还有这份决心!”锦婕妤对她不禁有些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新安苑的槐嬷嬷她是知道的,元后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