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02章 浮生多变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中文网】,为您提供高速文字首发。    《五原集资诈骗案最新调查进展,涉案主要当事人均被控制》

    《省政府新闻发布会最新消息:冻结资金将按比例退还给投资者》

    《专家指出,金融领域已成我国目前高风险领域之一,上半年全国有六成基金公司走马换将》

    《市委新一届领导班子召开学习会议,认真贯彻**号决议内容》

    《全省自查自纠工作开展,**同志指出,新形势下赋予反腐倡廉工作全新的内容》

    《:八月份全市房价再创新高,我市小产权清理回顾………》

    空荡荡的房间里,李逸风有气无力地翻着大屏手机,钱没了,日子还得过,他每天都关注着事情的进展,可每天都看不到什么进展,看着看着,一声又一声的呻吟响起,哎呀,李小哥捂着心口的位置,一想想自己那四十万,这心痛的就欲哭无泪啊。

    “嗨,起床了。”欧燕子在门外嚷了声。

    “老子今天不上班,想想啥也不用于。”李逸风气愤地道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唱今天老子不吃饭,能省一碗是一碗。”欧燕子在门外嚷着。

    刺激到了,李逸风胡乱地穿好衣服,趿拉着鞋子,揉着眼睛进了卫生间,洗漱出来,眼神稍愣了下,新房刚装修好,就买了张床和桌子,空荡荡地啥也没买呢,这倒好,不用买了,一想起这个他又是痛不欲生,神情难堪地坐到欧燕子面前,燕子给了端好饭,递好筷子,看他这得性,噗哧一声,又笑了。

    一笑,李逸风更难堪了,羞愧地遮着脸,欧燕子提醒着:“你别这样行不行?吃一蜇长一智嘛,家俱慢慢置办就行了……我也没埋怨你啊,钱不够咱们简单点不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哟,老婆越宽容,我越是无地自容呐。”李逸风心里稍慰,不过明显短时间无法从阴影中走出来,他道着:“我天天打听哈,奇怪的是,这么大案子,报道越来越少,我看投资退赔遥遥无期了啊,这钱就追回一部分来,估计也没咱们什么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慢慢挣呗。只要人在啥都不缺。”欧燕子无所谓地道,尽管她也有点心疼,可事已至此又能如何,总不能相互埋怨着吧。

    “对,这话说得好……不过不能凑合啊,我跟我爸说了,我爸说,家俱钱他出。回头我再跟我奶奶说的,要个大红包去,酒宴钱就有了,等收点礼钱……哎哟,今年一准好过了。”李逸风算计着,欧燕子盯着他,有点不入眼,不过想想也是一片好心,他的能力可能也就仅限于朝家里伸伸手,两人看着,相视噗声又都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别笑我啊,我现在出息多了,起码知道投资,以前只知道花钱。”李逸风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如以前只知道花钱呢。”欧燕子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郁闷……算了,不提了,现在出门都不好意思说被骗了。我跟你说啊,光我们那科室,折几十万的多了,还有位被坑四百多万,他都不敢吭声……哎呀,这就没法说啊,安妈介绍的……啧……”李逸风难堪了,不说了,欧燕子都难堪了,也不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都生出嫌隙来了,闺蜜都形同陌路了。

    “吃吧,少扯了,好歹你比别人还强点,有些人存款都打水漂了,想跳楼都怕出不起丧葬费,只能憋屈着活。”欧燕子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当买了个教训丨”李逸风吃着,听到卧室的手机响时,他奔回去拿着出来了,边走边道着:“……啊?真的假的?哦,我知道了……结婚日期,我娶媳妇你着啥急?迫不及待要封红包了,告诉你啊,可以提前给的,我不介意的……呵呵,知道了,能误了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欧燕子看看李逸风,好奇地问着:“谁的电话?”

    “猛哥的,问我见余罪、鼠标他们了没有,我那能见着……哎对了,他说司法局又被带走几个……现在这当领导也难啊,早晨出门就得给家里人告别,否则指不定路上就被纪检委请走了………他说这回是市中院被带走几个,可能诈骗案涉案的几个公司有关……哎妈呀,安妈大名叫啥来着?他说中院有被带走的,挪用公款,不会是……”李逸风看到欧燕子紧张时,他瞠然问,张猛没明说,可说得已经够明了。

    欧燕子焦急地拔着电话,一直无人接听时,她和李逸风相对愣了愣,然后不约而同地扔下碗筷,披着衣服匆匆奔下楼了………

    邵万戈和政委李杰是午时到郊区秀河苑小区的。

    有时候侦破还不如偶然发现,遍寻不到了肇事司机最终在这里发现了,已经成尸体了,是因为夏天味大,被一位住户发现的,像这样可能形成污染的尸源是不能回队里鉴证的,都是现场解剖、鉴证。

    车泊停,警戒线已经拉好,两人进了警戒区,沿楼门向下,已经能闻到刺鼻的味道了,身穿防护服的两位法医正在工作,不时地有镁光灯闪出。

    两人停下来了,喊了声董韶军,小伙子从角落里闪身出来了,邵万戈问着: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近距离开了两枪,枪枪致命,根据尸体的腐烂程度,死亡时间应该在一周以上了。”董韶军对着前额做了个动作。

    “一周以上,今天是26号……那,他死亡的当天,应该就是星海投资出事的那天?”李杰政委道。

    差不多,那边忙着救火,这边纵火的,就可以从容离开了,邵万戈面无表情地问着:“身份呢?”

    “已经确认,和交通监控拍下的吻合,王军胜,现年33岁,生前系个体运输司机,根据前期的排查结果,他曾经给毕福生、陈瑞详都于过活,拉装修材料的人都认识这个人。”董韶军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就是这一窝,看来没错了。”邵万戈爆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“现场检测,有几个人,提取袭击枪手的痕迹了么?”李杰政委又追问着

    “当时房间应该有四个人,不过身份都无法确定,这个小区刚刚开发,还没有公开发售,物业管理基本没有,监控还没有上,所以,除了这具尸体,基本没有其他发现。”董韶军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还临近环城高速入口。办完事好上路啊。”邵万戈眼神忧虑地道。

    又问几个细节,除了一枪毙命能反映出开枪者良好的心理素质,再没有其他收获,犯罪越专业,那能给警察留下的线索就越少,这里不论从选址、抛尸、离开现场那一方面讲,都是很专业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明白的有点晚了啊。”李杰看着现场,懊丧地道了句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我到现在还没明白啊,马钢炉特么就一打砸抢出身的,怎么高科技高智商都玩得转,这事倒像他于得出来的。”邵万戈指指现场,如是道。

    “犯罪分子也搞强强联合啊,他搞的装修公司、入股的房地产,那个公司里都不缺专业会计啊,为钱能铤而走险的人太多了……这家伙伪装的太好了啊,几年都没犯什么事,我都以为他要安心养老了,谁知道才于了一票大的。”李杰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不是他呢?”邵万戈狐疑地道。

    “陈瑞详交待,还是可信的,如果马钢炉身边,有卞双林这么个狗头军师,要设计这种事就不意外了。”李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王八蛋,我都差点被人骗过去。真想像不到啊,这些人渣不惜动枪搞事,就为了把火烧到星海身上。”邵万戈郁闷地道,陈瑞详二次交待与第一次大相庭径,他被警察抓住,果真是有人授意,就让他以污点证人的身份向警察检举那么事,至于原因嘛,陈瑞详最终也交待了,他已经欠了马钢炉四百万的高利贷,于不于都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啊。”李杰道,这一次诈骗的幕后,已经有多少人命丧黄泉了。

    “那下一具尸体会在什么地方呢?戈战旗出事应该在王军胜死亡之前,十六号晚上,他被挟持走,而直到二十二日,经侦支队还监测到了关联账户的异常,都在沿海城市,那意思是说,他有可能没死?或者是被人逼问出了账户密码……ip地址在沿海城市,他们不会还在一块吧?”邵万戈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他们只相信死人不会乱说话,我看玄,和马钢炉做生意,迟早要被灭口。”李杰判断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……这都几天了,钱也不知道去向,啧。”邵万戈叹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觉得问题不大,只要省厅市局没有限期压着咱们,只要老队长没有电话上骂娘,这就说明这个事,上面有谱了再说咱们重案队出去三分之一人了,我就不信,捞不回点于货来。”李杰道。

    两人说到此处却是稍有安慰,不过回头时,却发现董韶军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两人,一副听得入迷状,李杰瞪了眼,邵万戈侧头瞧瞧:“哟,出息了啊,偷听领导谈话?不知道案情保密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比你们多,余神探都一周时间没回家了,以他的贱性,不追到水落石出,肯定不回头。”董韶军得意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?”支队长和政委,齐齐问他。

    “他说……”董韶军道,看把支队长和政委胃口吊足了,董韶军好诚恳地问着:“我先请半天假行不行,同学家里有事,我和孙羿去看看。没队长,请假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准了,快说。”邵万戈迫不及待地道。

    “他电话上说,明后天就回来,肯定找着了就这些,再问没有了啊。”董韶军说了句,生怕支队长反悔似的掉头就跑,叫着孙羿,乘着车走了,走了好远还能看到,支队长和政委被这消息听得愣在当地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,居然能把支队长忽悠住,你咋说的?”孙羿好钦佩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把余贱抬出来,说他明后天就回来,余贱现在的下落大家最关心,这消息绝对震憾。”董韶军道,边脱着白大褂边说着。

    “真有眉目了。”孙羿果真进套了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呵呵,知道余贱下落的,可能是我吗?我估计他老婆都不知道。你当警察几年了,智商一点长进都没有。”董韶军笑着道。

    假的,气得孙羿捶了他两拳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现场,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也在同一时间,汪慎修指示着出租车司机,缓缓地靠在路边,他看到了蔺晨新和杜雷两人,正百无聊赖地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