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94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防盗章节,中午替换成正文。

    如用app无法看到替换后的正文,请试着清除手机缓存垃圾,重启手机,或者用ap

    风挽月,女,二十九周岁,身高165公分,体重48公斤,腿长,臀翘,腰细,胸大,体脂率15%,拥有完美的马甲线和背肌线条。

    清晨六点半,风挽月完成了五公里的晨跑运动,摘了耳机,从跑步机上走下来。她出了很多汗,身上的皮肤看上去闪闪发亮,不仅白皙润泽,而且滑嫩细腻。

    风挽月用毛巾简单擦掉额头和颈部的汗水,躺在垫子上,接着做了两百个仰卧起坐,四十个俯卧撑。

    运动完之后,她下一字马,开始拉伸放松肌肉。

    七点半,风挽月已经洗过澡,化好妆,吹好头发,换上一套职业正装从卫生间里走出来。她上身是白色的百褶领衬衣,外加灰色马甲和丝带,下身是同款一步裙,脚下一双五公分白色高跟鞋,一副白领丽人的打扮,优雅大方,时尚干练。

    五十多岁的尹大妈从厨房里走出来,身上系着围裙,手里还端着两碗杂酱面。她看到风挽月,平和地说:“快来吃面条吧!”随后,又对着一间卧房喊道:“嘟嘟,起床穿衣服啦!抓紧时间,还要去上学呢!”

    风挽月走到衣挂架旁边,将黑色爱马仕皮包里的钥匙钱包等物品放到另一个白色lv的包包里,然后拿下lv的包包,看了看手腕上的卡地亚女表,说道:“姨妈,我不吃早餐了,今天有个很重要的记者招待会,至少得提前二十分钟到。”

    尹大妈刚放下碗,听到这话回过身,讶异地说:“你不吃早餐啦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阵吧嗒吧嗒的脚步声传来,伴随而来的还有小女孩幼嫩清脆的嗓音:“妈妈,妈妈,我今天开家长会呢!”

    风挽月抬眼,看见七岁的女儿从卧室里跑出来,身上穿着宽大的米老鼠睡裙,头上还戴着毛茸茸的兔子耳朵,一张小脸漂漂亮亮白白嫩嫩,一双眼睛又大又黑,睫毛弯弯长长。

    风嘟嘟跑到风挽月身边,抱住她的腰,扬起脸蛋,撅着小嘴,眨巴眨巴大眼睛,一脸希冀,模样简直可爱极了。“妈妈陪我去开家长会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今天有事,你乖乖的,姨婆带你去开家长会。”风挽月语气温和,捏了捏风嘟嘟脑袋上的兔子耳朵。

    “哼!”风嘟嘟立马变脸,一把推开风挽月,背过身去,环着双手,气呼呼地说:“有事有事,你每次都有事!上个星期我就跟你说了今天有家长会,你答应得好好的,结果今天又说你有事,你还是不是我妈啊?”

    风挽月看着女儿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有些忍俊不禁,不过还是板着脸说:“嘟嘟,你要听话,妈妈上班还不是为了挣钱养你,供你上学啊!”

    小丫头片子顿时炸毛,“我最烦你说这种话,什么挣钱养我,供我上学,放屁!都是放狗屁!”

    风挽月也跟着变脸,“你又说粗话,谁教你说粗话的?”

    尹大妈一看这情况,赶紧拉住风挽月往外走,“好了好了,一大清早就跟女儿吵架,你还上不上班了?别磨蹭了,再晚又堵车,赶紧走吧!”

    风挽月出了家门,回过身又看了风嘟嘟一眼,指着小丫头的后脑勺说:“今天晚上回来我再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风嘟嘟低着头,撅着嘴巴。

    哒——

    小丫头倔强的眼泪落在光洁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尹大妈送走了风挽月,关上房门回到风嘟嘟身边,发现小丫头在掉眼泪,心疼地抱起小丫头,柔声哄她:“好了好了,嘟嘟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“姨婆……呜呜……”风嘟嘟抱住尹大妈的脖子,委屈地说:“我讨厌妈妈,她说话不算话,我讨厌她……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风挽月进了电梯,心里还有点生气,小丫头片子不学好,不知打哪儿学来的脏话,上次听到她说了一句“去你妈的”,这次又冒出一句“放狗屁”,要不是她忙着上班,绝对要好好教训小丫头一顿。

    她有些头痛地揉揉太阳穴,小丫头片子真是越大越不好管了!

    风挽月看到电梯镜子里的自己满脸怒容,连忙深吸一口气,收敛情绪。不能生气,女人生气老得快,保持愉快的心情才能够延缓衰老。

    撩了撩蓬松的中长卷发,她露出一抹笑容,镜子里的女人也笑得风情万种,妩媚动人。

    叮——

    电梯到达负一层,风挽月迈开脚步,走出电梯,往自己的停车位走去。她走路的时候脊背挺得笔直,抬头挺胸,一字裙紧紧包裹着浑圆挺翘的臀部,从后面看去,那弧度和线条十分美好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议论声,风挽月回过头,正见两个男人直勾勾盯着她的屁股。她没有生气,而是对着两个男人妖娆一笑,摁了一下手里的汽车遥控器。

    一辆红色奔驰slk小跑“嘀”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的视线随之转到红色小跑上。

    风挽月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,戴墨镜,插钥匙,启动车辆,踩油门,动作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红色小跑轰着油门,从两个男人的身边快速驶过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风挽月从不在意自己被男人意淫,也不生气,相反她很享受,她喜欢看到男人对她露出惊艳和宵想的表情,那证明她很有魅力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朝阳缓缓升了起来,城市里的高楼幕墙折射出耀阳的光芒。繁华的城市正在一点点苏醒,道路渐渐喧嚣热闹起来,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红色小跑在马路上疾驰而过。

    风挽月戴着蓝牙耳机,趁等红灯的间隙,拨了一个号码,“毛兰兰,记者到了多少?嗯,很好,我十分钟后到,你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红灯变成绿灯。

    风挽月踩下油门,红色小跑驶过十字路口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八点半,江氏集团旗下的康达人寿保险公司将举办一场记者招待会,地点在梦诗酒店的小礼堂,由江氏副总裁江俊驰先生亲自出席,回答记者提问。

    而她风挽月,本职工作是江氏集团行政总监,受董事长江平涛之命,前来协调指挥记者招待会的整体工作,为副总裁江俊驰把一切都安排好,不允许出现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风挽月嘴角微微扬起。

    七年前,她进江氏的时候,还只是一个小小的行政助理,拿着不足四千块钱的月薪,和一群三教九流的人租住在地下室里。七年后,她爬到了行政总监的位置,在江州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有了自己的三居室公寓,以及一辆跑车。

    她爬得太快,难免遭到非议,引来一些闲言碎语,什么靠男人上位、出卖尊严、□□之类的传言从来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所有的流言蜚语不过都是红眼病失败者的自我安慰之词。

    她有钱,日子过得舒坦就行。别人怎么说,hocares?

    **

    风挽月到达梦诗酒店小礼堂的时候,这里七七八八已经坐了不少人,很多记者都在调试相机设备。

    小助理毛兰兰一看到风挽月立刻迎了上来,把记者招待会准备的各项事宜逐一进行汇报,“风总监,现场记者已经来了60%以上,安保和礼仪各方面的事宜都已经准备妥当,就是副总裁还没有到,刚才打电话去问,说是高架堵车,可能还要三十分钟才能到。”

    风挽月看了一下手表,八点零五分,三十分钟之后记者招待会已经开始了。她对这位江二少爷时常掉链子的行为已经习惯了,人家是副总裁,又是董事长的侄子,活脱脱二世祖一枚,有骄傲的资本。风挽月神情不变,继续快步往前走,“康达人寿的孙经理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毛兰兰紧跟着风挽月的脚步,回答道:“孙经理还要十分钟左右才到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如果副总裁不能准时抵达,就让孙经理先上去发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修改的稿子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。”毛兰兰赶紧从袋子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风挽月。

    风挽月快速浏览了一遍,点头说:“嗯,不错。你现在给孙经理打电话,让他有个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毛兰兰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风挽月在礼堂里走了一圈,又在礼堂外走了一圈,检查了到场记者的登记名录,把所有环节都亲自确认了一遍,才算是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八点半,记者招待会准时开始。主持人说了一串前言之后,康达人寿保险有限公司的孙经理就上去了,先对到场的众记者表示感激,然后说了一下召开这次记者招待会的本意。

    数日前,一起意外险的理赔案引爆网络,康达人寿保险公司正是这起案件的主体企业。

    投保人赵达平于三个月前为其父赵有旺购买了巨额交通意外险,受益人就是赵达平自己。两周前,赵达平拿着赵有旺车祸死亡的相关材料来到康达人寿,要求康达人寿支付两百万的理赔金,可是经工作人员审核后,赵达平缺少法医中心出具的车祸死亡证明,也没有责任事故认定书。

    康达人寿保险公司拒绝理赔,赵达平就把这件事闹上了媒体,还贴出了赵有旺车祸死亡的各种照片,控诉保险公司骗钱,人都死了也不肯赔钱。

    社会大众对保险公司一直没有好印象,网民的情绪被利用,这件事就炒了起来,康达人寿微博下面骂声一片,其中也不乏一些同行打压,舆论一边倒。

    就连康达人寿的母公司江氏集团也受到了影响,股价连续两日下跌。

    为了应对这次公关危机,康达人寿才宣布召开记者招待会,由母公司的副总裁江俊驰亲自出席。

    上头孙经理说完了基本情况,记者开始提问:“请问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