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一章 杨畏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灵幡飘飘,遮天蔽日,送灵的队伍缓缓驶出东京城,刘过骑马行在队伍当中,回望高耸雄伟的东京城,再回头看看灵车里面太皇太后的棺椁,一时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从私人感情上讲,刘过对太皇太后高氏还是充满感激的,他能走到今天,除了自己的才学、王雨霏的帮助外,与太皇太后对他的赏识是分不开的,入朝以后,也多次得到她的庇护,所以才能一次次化险为夷,不至于成为政争的牺牲品。刘过主动提出要给太皇太后送灵,除了要暂避朝中越来越激烈的党争之外,未尝不是想要亲自送太皇太后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在刘过的旁边,跟他骑马并排而行的是左相吕大防,他年逾古稀,身材高大,国字脸上有着深深的皱纹,不过尽管此刻一脸疲态,也无法掩饰那种久居上位者身上散发出出来的威严。

    算起来,两人虽然同朝为官近一年,但是这么近距离的相处还是第一次,原因除了吕大防位高权重,以刘过的地位望尘莫及外,也与吕大防此人刚愎自用,目空一切有关。吕大防敢任事,敢干事,不怕得罪人,换一句话说,也就是他容易招人恨,再加上他位居相位六年,任何人身处那个位置都会成为众矢之的的,吕大防这种性格的人犹甚,所以不仅新党的人恨他入骨,许多旧党大佬也看他不顺眼,要不是一直有太皇太后罩着,估计早就到地方上搞扶贫开发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,一直支持他的太皇太后已经离去,他本人也被调出了东京城,那些长期被他压制,早就看他不顺眼的人还不趁机搞他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这也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赵煦让吕大防担任山陵使的原因之一。以吕大防宦海沉浮数十年练就的功力不可能看不到危机,只是让刘过奇怪的是,一路上并未看到他露出丝毫担忧的神色,反而十分坦然,这让刘过不得不怀疑,他是不是留下了什么后招,所以才能如此安心离开他的大本营,前往远在巩县的永厚陵。

    刘过猜测的没错,在这么重要的时候自己却被调离东京城,吕大防不可能不安排后招,他的后招便会杨畏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

    东京城,大内,杨畏怀里揣着写好的奏章,心中既惴惴不安,又莫名兴奋,他早年苦学,奉母至孝,为了照顾老母,甚至放弃科举,后来在亲友的再三劝说下才勉为其难的参加了科举考试,没想到还考中了。

    中了进士后,杨畏并没有和大多数人那样选择立刻做官,而是继续待在家里,一边照顾老母,一边继续钻研经术,后来有一天想通终于想要当官了,于是拿着自己的学术成就去拜谒王安石,吕惠卿,得到了一郓州教授的职务,这时候他开始接触“王学”,顿时惊为天人,以为自己找到了圣人之学,从此成为王安石最忠实的追随者之一。

    凭着自己过人的能力和端正的政治路线,杨畏很快崭露头角,官越做越大,慢慢地在官场中迷失了自己,变成了一个为了官位不择手段的人,后来王安石和吕惠卿交恶,杨畏在偶像和权势之间毫不犹豫选择了权势,投靠了吕惠卿,背叛了王安石,关键时刻给王安石背后一击,致使王安石心灰意冷,辞职回家。

    再后来,神宗皇帝驾崩,保守的高后垂帘听政,杨畏看到新党倒台在即,旧党将要复起,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背叛新党,投靠到旧党的温暖大家庭中,所以在接下来旧党对新党的打击报复中,杨畏不但躲过了一劫,还升了官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凭着敏锐的直觉杨畏再一次感受到了旧党的垮台在即,新党将要东山再起,于是他再一次心动了。不过作为一个成熟的投机者,杨畏并没有贸然出手,一来他还有些吃不准皇帝的心思,二来旧党势力太大,杨畏不确定势单力薄的皇帝能否斗得过旧党。

    但是收益和风险总是挂钩的,如果害怕冒险,将来论功行赏时也便分不到太多的功劳,经过深思熟虑,杨畏找到了一个办法——帮皇帝和即将要上台的新党一个大忙,帮他们搞倒吕大防。

    吕大防虽然年纪不小了,而且脾气不好招人怨,在旧党里面没有人员,可是毕竟高居相位多年,位高权重,是旧党的一面旗帜,一旦搞倒他,旧党这座大山将会轰然倒塌,为新党复起扫清障碍。而且搞他还有一个好处,因为吕大防刚愎自用招人恨,在旧党中有许多人对他不满,自己搞他,一定会有人响应帮忙的。

    战略想好了,接下来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