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0223章【大章】冲师新妙招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一刻钟前。

    岛屿以西十八里。

    梭形的巨大剑船飘荡在平滑入境的海面上,遗世而独立,孤零零的没有倒影,仿佛并不存在于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一脚踹飞萧然之后,伶舟月忽然有些头晕,于是盘膝坐在石桌上,不停喝酒以恢复气血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太多了,不知何时起,她感觉自己不是坐在船上,或是海上,而是被幽冥包围起来了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悬浮着像水母一样的分神级幽冥,遮天蔽日,宛如末日。

    一位面容清冷、好像在哪见过的红衣女子,深陷群冥,难以抽身。

    她在空中蹁跹起舞,挥洒鲜血,不断挥剑斩杀着幽冥……

    “也是好事,如果能把这些幽冥全杀光,或许能胜过伶舟师姐了!”

    我?

    这女人是谁?

    好像在哪见过,好像很遥远,又好像昨天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女人还是低估了幽冥的数量,幽冥好似越来越多,怎么杀也杀不完,而她的灵力也快到极限了,稍有不慎就会葬死冥手。

    伶舟月想去救人,但莫名感觉身子很沉,仿佛要沉到深渊,剥离世界。

    她用尽全力,才勉强踏空而起,蓦的拔剑。

    施展出一式她少女时代最喜欢的剑招——

    “残月。”

    磅礴剑气化为一道宛如残月的皎洁弧光,赫然悬幽冥上空。

    仿佛带着巨大的引力,将附近千千万万只水母幽冥吸引过去,宛如千万只飞蛾扑火,焚烧在冰冷的月光中。

    红衣少女因灵解过度,丹壁裂开,力竭晕死,从空中坠落。

    伶舟月身形一闪,横身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一身蓝袍在幽冥灼烧的尘烟中簌簌作响,如画的清颜倒映在少女眼中。

    “我果然不及你万一……师姐。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,看到少女丹田碎裂,伶舟月方寸大乱:

    “别说话,我给你输灵。”

    少女眼神迷离,唇边竭力张开。

    “这可一点也不像……师姐你,你的手在……颤抖,你的眼睛……仿佛在看着另外的人。”

    伶舟月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在学院常见到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苍白的唇角甜甜笑道:

    “东方玄晔。”

    伶舟月剑眉微蹙,喟然叹道:

    “原来你的名字里也有夜啊……”

    刚说到夜,伶舟月蓦的惊醒。

    四下看看,还在海上,才发现是做梦。

    神识展开,并未发现萧然的位置,甚至连血月之骨都没反应了。

    正要起身,忽然发现,一个巨大的红衣女人的虚影悬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和梦中的少女一模一样,宛如琥珀的眸子里却不再是崇拜,而是怨念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肯来找我了,伶舟月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个难缠的女人!

    伶舟月冷冷道:

    “我不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幽怨的眸子里依然隐藏着崇拜与欣赏。

    “真叫人喜欢又羡慕,师姐你穿红衣的样子比我漂亮多了……可惜,你想的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伶舟月陡然发现还在梦中,抬手拔剑,一剑劈开了空中的红衣虚影。

    海风吹在汗水湿透的红衣上。

    伶舟月仰口喝酒,一饮而尽,却感觉一点酒味没有。

    “师尊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然在身旁问道。

    伶舟月不想谈她的噩梦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萧然却忽然捂着胸口道:

    “可我有事啊。”

    一转眼,鲜血从胸口咕咕流出,灌入全身,染红了青衣。

    伶舟月剑眉一皱,忽然明白了,抬起脚一脚踹飞了萧然。

    “放弃吧玄晔,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聪明伟大,你的幻术对我没用。”

    空中传来一道如噩梦萦绕的女声。

    “你的执念比你徒弟还深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执念?”

    伶舟月撇嘴摇头,仰首喝酒。

    然而酒竹筒里倒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都是血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脖颈沾染全身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一道来自血月之骨的震颤,瞬间扩散全身,传至丹田深处,在她深邃的气海中凝成一道漩涡。

    漩涡霎时间倒抽她的灵力!

    她浑身一哆嗦,抽的两腿发颤,全身灵力差点被榨干。

    这小子搞什么?

    萧然的共鸣抽灵,让伶舟月从层层嵌套的幻境中醒来!

    抬头一看,满天都是冥化的巨龙,密密麻麻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有种还在幻境的感觉。

    仔细看,柳寒镇和轩辕家几人,正在空中与龙群战斗。

    海滩上的萧然,差点一击抽空了她的灵力,但萧然自己却完全没有受到补给,身子竟虚脱了?

    甚至被澹台佑威胁……

    太丢脸了啊!

    身形一闪,来到海滩边,拍了拍这个穿着诛冥袍似乎隐藏着强大力量的年轻人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尽管她只在幻境中喝了酒,但声音依然带着酒气,微醺而倦懒。

    这是无意之举,但在听者看来,这语气未免过于霸道,是实力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强者才会有的口气。

    澹台佑面色发黑,血红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剑芒,很快收敛气场,冷冷道:

    “诛冥府,澹台佑,我们见过面的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“没听过这个名字啊。”

    虽然乘道盟猎船一路同行,但伶舟月显然不会关心柳寒镇旁边小跟班的名字和身份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澹台不是四大家族的姓氏吗?我以为四大家族中像样的男人都被屠杀了。”

    像样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澹台佑转过身来,略作一揖。

    “伶舟长老抬举了。”

    伶舟月却话锋一转,抿着酒道:

    “你这种实力还没死的话,那肯定是你杀的其余人?怎么,杀了自家人还不满足,现在又想对同僚动手吗?”

    澹台佑略感压力,忙解释道:

    “那件事是诛冥府的计划,晚辈只是诛冥府手里的一把剑。”

    伶舟月却道:

    “我不信,除非你拔剑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澹台佑有种被看轻的感觉,但还是忍住了拔剑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光伶舟月,光是身后的萧然就很诡异了,居然当着他的面,将一头合体境的上古玉蟒收入空间戒,而他却根本找不到收蟒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对师徒太诡异,不可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向受伤的女人拔剑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澹台佑身形一闪,拔剑冲向了空中的龙群。

    萧然心灵手巧,忙过去扶着师尊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师尊竟还会智斗,光靠气势就压倒了对方。

    又抬头看了眼澹台佑的背影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有那么一瞬间,他感觉这家伙为了白龙,竟真考虑过向师尊拔剑,认真的计算过胜率……

    他甚至觉得,此人隐藏的力量不在师尊之下。

    只是师尊名气太大,传说太多,拿不准师尊的实力,就算受伤了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或许,同时还忌惮他这个徒手捉龙的奇男子……

    这澹台佑到底是什么人?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